章莹颖案凶手承认谋杀:他绑架了她、谋杀了她,直至落网仍在炫耀

本站仅从事网红明星、品牌公司等网络推广业务!以下文章内容不代表本站观点和业务范围,版权归原作者所有,侵权删除。申请删除不可咨询客服,请点以下链接走流程,http://www.tuisoon.com/a/38/2019/0929/186788.html

作者:网络推手阿建

2019-06-14 17:23



2019年6月12日,章莹颖案凶手克里斯滕森的律师在法庭上,终于承认了杀人罪行。

自2017年6月9日至今,北大女生章莹颖已经失踪700余天。

最新的庭审上,首席检察官米勒的开案陈辞,持续了40分钟。

其中,详细描述了罪犯克里斯滕森实施犯罪的全部过程。

凶手手段极其残忍,令人发指。

“他绑架了她,他谋杀了她,他掩盖了他的罪行”。

米勒指出,案发当日,被告克里斯滕森假扮便衣警官,将章莹颖骗到车上,绑架回公寓。

在公寓中,他对章莹颖进行强暴,又在浴缸中刺伤了她,并用棒球棍打破了她的头部。

随后,凶犯掐她的咽喉让她窒息,再对她实施了斩首,最后弃尸他处。

整个过程中,章莹颖不断反抗、挣扎,试图逃命,但都是徒劳。

残忍的作案细节是通过克里斯滕森女朋友的录音得知的。

调查人员还在他的住所,发现章莹颖留下的血迹。

庭审结束后,据律师分析:辩方律师在开案陈辞时,承认嫌犯克里斯腾森造成章莹颖的死亡,是试图为罪犯免除死刑的一个策略和伎俩。

罪犯并没有认罪。

罪犯和他的律师都没承认任何残忍的犯罪细节。

即便承认了杀人的行为,凶手和其律师,目前辩护仍坚持无罪的立场。

两年多来,莹颖的父母对女儿日思夜想。

漫长的拉锯和等待,让他们心力交瘁。

在得知罪犯对莹颖用了如此极端残忍的手段之后,他们非常愤怒、痛苦、乃至于无法接受。

莹颖的爸妈说,现在最大的愿望,是能将罪犯绳之以法,然后找到莹颖的遗体,带她回家。

24小时,72小时,734天在莹颖失踪的第734天,被告克里斯滕森的律师,承认了被告杀害中国学者章莹颖的事实。

当地时间2019年6月3日,章莹颖遭绑架杀害案在美国伊州皮奥里亚市联邦法庭‬开审。

图为章父章荣高。

2017年6月9号,两年前的一个周六,章荣高正在浙江跑长途,接到来自女儿男友电话,“莹颖联系不上了”。

同时在美国,教授和章莹颖的同事多次拨打她手机,均无人接听。

发觉不对劲,当晚9点24分,教授前去报案,警方于次日启动立案调查。

一切的反应都再及时不过,在不到24小时内,每一方的举动都无可挑剔。

如果,这仅仅只是一起普通绑架案的话。

在父亲章荣高的满怀希望中,三天过去了。

72小时,没人知道,这其中的煎熬。

随着时间每一分每一秒的游走,恐惧在一个又一个时间的节点里被无限发大。

24小时、48小时、72小时,整整三天,父章荣高终于无法再坐等下去,决定动身出国寻女。

对于这个清贫的家庭,这个文化水平不高的男人,这样毅然的决定背后带着怎样绝望的念头,同样无人能知。

章莹颖大学发布的寻人启示在失踪人口的黄金营救时间上,一直未有确切的定论,从24小时的黄金时间,到36小时,再到72小时,不同的口径下的经验,得出的“黄金时间”都各不相同。

而在现实生活中,失踪的人口的找回也确实如此,有失踪之后马上被找回的,也有失踪数十年之久,最后被解救生还的。

章莹颖的失踪,在中国也掀起了巨大的舆论风浪。

在中国的互联网上,人们用着无数种方法,试图推论出章莹颖还有活着的可能。

章莹颖的生还的几率到底有多大?在FBI认为已死亡的情况下,章莹颖还有多少活着的可能?乐观的想法,曾像星火,点点燃烧在悲观之中。

在开庭前,章家人在接受凤凰周刊记者采访时也曾说:“没有结果时,就还是再等,毕竟人没找到。

”“说不定还有奇迹呢。

”但一切并没能如人所愿……从章莹颖失踪至今,734个希望将灭未灭的白天和夜晚,章家父母终于等到了一个彻底破灭的答案。

一切的起因是为节省300美元的房租章荣高在电力公司做临时工,日常当小车司机,周末开长途货车,剩下大部分时间待在保安室看监控。

两千多元的月收入,是整个家庭唯一的经济来源。

得知女儿出事时,正是周末,章荣高正为了多赚一点钱,在浙江跑长途。

对于章家父母来说,女儿章莹颖的优秀,是这个家庭最大的骄傲。

章莹颖的本科毕业于中山大学,硕士毕业于北京大学深圳研究生院。

章莹颖2016年北大研究生毕业时。

图 | 吴双章莹颖在北大读研时的同班同学吴双回忆。

章莹颖是班里唯一一个毕业时获得校长为毕业帽拨穗的人,“这是最优秀的毕业生才有的荣誉”。

硕士毕业时,章莹颖曾拿到加拿大一所学校的录取通知,但学费每年8万人民币,她放弃了,这件事她却从未向父母提起。

作为父母贴心的女儿,章莹颖比谁都体贴家庭的难处、懂得父母的辛苦。

而这份柔软的温情,如今成了最令人心痛的难过。

章莹颖的访学之行,只从家里要了2万元,除此之外的花费,都来源于她自己争取到的每月1700美元补助。

而出事当天,章莹颖出门的原因,就在于和一家租房机构约了下午两点签约租房,新找的住处将比学校公寓便宜300美元。

根据案发当日章莹颖在公交站等车监控录像显示,下午1:35分,错过了第一辆车后的章莹颖正在焦急的等待着公交。

然而路过的第二辆公车,在她挥手后依旧没有给她停车。

下午2:00,在她还在焦急的继续等待时,一辆黑色轿车来在她身边停下。

主动上门的友善,自然让人防备,视频里章莹颖通过窗户和车主布伦特·克里斯藤森交谈了几分钟后才上了车。

据称,克里斯滕森曾告诉旁人,他当时曾向章莹颖出示了警徽,告诉她他是一名警察,从而诱拐她上了他的车。

据章家父母说,女儿是一个非常谨慎小心的女孩,还曾经打电话提醒阿姨不要搭陌生人的车。

但再有心的谨慎,也躲不过一场有预谋的伤害。

新找到的住处,恰好错过的公交,签约迟到的焦急,仿佛是蝴蝶的翅膀,又像是命运残酷的玩笑。

嫌犯仍没有认罪莹颖的遗体也还没找到在章莹颖美国的公寓里,有一张未来10年的规划表。

从何时博士毕业、何时结婚生子、何时评副教授和正教授……细致到了每一年。

决定出国前,章莹颖曾犹豫过,男友已相恋7年,是否该留在国内。

但母亲鼓励她多出去见见世面,分开也是感情的考验。

这也成了章妈妈最后悔的事。

“如果没有自己的劝说,莹颖或许能躲过这一劫。

”如果女儿没出国就好了。

章爸爸在一旁坐着,脸色黯黄,双眼浮肿。

这个55岁的父亲,从女儿失踪以来,就再没能好好睡上一觉。

父亲章荣高拿着章莹颖的奖状 图 | 么思齐他的烟瘾也变大了,每天要抽两到三包廉价烟。

只要安静下来,他就难以抑制自己不去想这件事。

“头脑的东西没办法控制,怎么可能忘记,一辈子都过不去了”。

四十多岁的章妈妈,头发干枯凌乱,身形单薄,红血丝爬满双眼。

“什么都不想说。

”她躺在床上,痛苦地挤出这几个字。

她常常独自痛哭,有时坐在阁楼上自言自语,这一层是女儿的房间。

独自在家时,她愿意待在黑暗中,白天也要拉紧窗帘,躺在床上翻看手机里女儿的照片,一看就是一整天。

章莹颖的母亲叶丽凤(中)2018年10月,心力交瘁的夫妻发生了一次意外。

章荣高在楼梯上踩空,连带叶丽凤一同跌下楼梯。

丈夫4根肋骨骨折,妻子腰椎骨裂。

章荣高从此留下后遗症,手臂和肩膀经常疼痛难忍,叶丽凤此后长期卧床休养。

身体和心灵,疼痛如跗骨之蛆,成了这个家庭每一个成员生命的一部分。

“现在唯一的信念是等待案子的审判结果。

”对章爸来说,人生似乎没有太多选择。

如果一直等不到女儿的下落,他不知道该如何生活下去。

连能不能让杀人犯绳之於法,都是个未知数。

“他就是一个畜生。

”“这个坏人没有人性啊!”除了言语上发泄之外,这位父亲再没其他的方法。

这一次的一丁点进展,是辩方律师承认了嫌犯造成章莹颖死亡的事实。

但这也仅仅是为了免除死刑,才使用的辩护策略。

嫌犯仍没有认罪。

莹颖的遗体也还没有找到。

无力感让章荣高陷入长久的沉默,点燃了一支又一支烟。

作者丨夏二 脱落酸编辑丨菠菜






用心服务

用我们的贴心热心,换您的安心放心,

关注不断成长的我,发现不一样的你!

诚信合作

精益求精

售后保障